收藏本站 您好,欢迎来到养殖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行业导航 产品 求购 企业 动态 展会 招聘
分享到:

  跑男之纯情巨星第三千零七十六章 重大突破

  一个旧钱包,里面装着几张。一只鼓鼓囊囊的信封,里面有五千块现金。一本账簿,记着杜来华跑运输每次赚到的钱等等。最后……一本本。

  拿起病例,站直身体的赵永齐开始慢慢打开,而鹿含也自然是凑到了边上。

  本的主人是已经被谋杀的杜来华本人,而其中只有两页记录,也是今年的事情。

  凑在边上的鹿含,看完之后说道:“基因性先天绝育症?难怪这么多年,这个杜来华还是没一子半女。”热门小说推荐:圣王

  微微点头,摸着下巴低头沉思的赵永齐,星目中的神光越来越浓。最终,什么也没说,就直接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证物袋,将这本本装进其中,交给温成龙收藏。

  “也许……这个案件,比我们所有人想象的都要更复杂,也更……”赵永齐轻声嘟囔句,摇摇头开始搜索起其他地方。

  东摸摸西碰碰,折腾了半个钟头,就连箱撒满整个房间的粉末,都没发现什么血迹。而温成龙则让人,将桌椅,甚至是床铺都微微一动一些,希望能在床脚等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,有所突破。只可惜,似乎杜来华并非是死在这里,房间中始终没有什么可疑的物品。

  单手托着下巴,星目旋转一圈,终于定格在了床铺上。

  床上的被褥并没有折叠,而是像酒店中一样,整齐的铺在床上。只是看面料,基本就能确定,被褥很新,应该也是刚刚最近这几天才换上去的。

  原本也只不过是撞撞运气,夏天的被褥很薄,床上也只有一层。先将被子掀起,发现连床单都是新的,无论是枕头还是被单,甚至连一根头发都没有,更别说其他的东西。

  正当赵永齐暗自叹息一声,准备将被褥放下时,他忽然星目一凝,目光落到了被褥的内层上。

  将被褥拿到眼前,仔细观察那只有指甲盖大小,与被褥本身颜色接近,不易被察觉的暗黄色污迹,片刻后有些兴奋的男人,转身对温成龙说道:“龙哥,给我把剪刀。”

  “给!”毫不犹豫的从随身小包中摸出锋利的医用剪刀,温成龙直接将它交给赵永齐。

  咔嚓咔嚓的一阵过后,赵永齐将这块带有污迹的布片装入证物袋交给,对他说道:“立刻去镇里局,只要能搞明白这是不是体液,那么我们就大致能找到凶手了。”

  看赵永齐说的郑重,不敢有所怠慢,虽然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这么重要,但还是点头就转身冲出房间。

  想了想,赵永齐将床上的所有被褥、床单等都翻起来,对箱招招手说道:“华哥,来这里撒点反应粉。”

  “好。”拿着喷洒器的箱立刻就走到边上,自然也撒出了那些白色晶体状的粉末。

  这番动静,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但是很遗憾,依旧什么变化也没有。

  “看起来,真的不是在这里被杀的。”温成龙叹息一声,似乎已经准备放弃。

  依旧低头看那些粉末的赵永齐,伸手敲了敲床板忽然说道:“龙哥,各位,轻声一点,把这个床给我竖起来。”

  “好!”即便不明白为什么,温成龙立刻就和其他男人们一起,各自抬起床的一边,轻手轻脚的将沉重床铺给直接竖起。

  果然和赵永齐的想象一样,床板的反面,是一条条粗大的方木,每根中间都有两个手指粗的空隙。

  问箱拿来喷洒器,小心翼翼一点点的将白色粉末喷洒到那些缝隙边缘的方木条上,等待几秒之后,众人的眼睛瞬间睁大!

  只见,那些方木条上,很小的区域里,原本白色的粉末,变成了淡蓝色的晶体。

  “没错了,那杜来华就是在这里被杀的!就是在这张床上。”赵永齐点点头,拿起手机,将这画面拍摄下来。

  “哥,到底怎么回事?为什么这床上会有,但是地上却一点反应都没?”鹿含抓抓乱发,低头看看脚下同样有白色粉末的地方,却发现什么反应也没有。

  “先把这床铺轻轻放下来,一切东西都尽量回归原状。”赵永齐拍完照片,开始指挥众人将床铺放下。

  一阵忙活,在尽量不发出声响的状态下,将床铺恢复原状,又七手八脚众人一起将被褥等物重新铺好后,程贺这才说道:“小齐,你这家伙就是喜欢吊人胃口,现在该说了吧?”

  “很简单,张玉莲之所以要更换很多日用品,并且打扫房间到一尘不染,就是为了用低浓度的盐酸,清洗所有物品,包括地面。农村中有盐酸是很正常的事情,擦厕所就会经常用到。以盐酸的化学成分,可以很大程度上分解血液中的各种血红素等。我刚才发现,这张床的床板看起来很新,不像是用了很久。虽然更换床板也是正常的事情,但是这么巧,就在最近这几天更换,那就说不过去了。所以我试着将床板翻起来,就算张玉莲再仔细,也无法用盐酸来清洗这些木条,这是很容易忽略的地方。”赵永齐指了指自己的后脑说道:“另外,杜来华的后脑伤口很小,因此不会有很多血液喷涌而出,结合两方面的情况,我觉得,可能会有微量的血液渗透进床板背面,就试一试,没想到撞到了大运。现在,我们几乎可以肯定,张玉莲必然和凶杀案有关!”

  目瞪口呆的听完之后,邓朝才轻声怒骂一句:“我靠,真是最毒妇人心,这是纯粹的谋杀亲夫了!”

  “小齐哥,我们要不要立刻将张玉莲逮捕?”温成龙想了想之后问道。

  “不行,我们没有关键证据!”赵永齐很肯定的说道:“哪怕我们能够证明,小丫头木头小屋边上那一大一小的脚印是张玉莲的,但因为当天她也去过,所以根本无法做证据。至于这里的血液,就算是能够证明是杜来华的,但也不能证明这是他死亡时流出的鲜血。作为妻子,张玉莲完全可以说,这是他喝醉酒的时候,撞破了手脚等落下的。我们也没办法反驳。现在,我们需要一个能够将她定罪的关键证据!”

分享到:
免责声明
1)本信息由“小军良鸽养殖基地”发布,由“小军良鸽养殖基地”负责信息的合法性;
2)本站平台目的在于分享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;信息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及交易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3)本信息如有侵权请将此链接发邮件至517763949@qq.com,本站将及时处理并回复。
4)《新著作权法草案》第六十九条规定:网络服务提供者为网络用户提供存储、搜索或者链接等单纯网络技术服务时,不承担与著作权或相关权有关的信息审查义务。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犯著作权或者相关权行为的,被侵权人可以书面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,要求其采取删除、屏蔽、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。